目标不同于梦想,两者是那么的相似,但是细细品味下来又是那么的不同。目标更加具有现实性一些,而梦想相较于目标,多了一些浪漫的东西,甚至是一种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去实现的浪漫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常常怀疑,那些没有明确目标,安乐于日复一日的生活,他们的内心是不是每天都无比喜乐的?还是他们会有时候,常常感到空虚和无助?我更倾向认为,每一种生活方式都是个人选择,没有优劣之分,最重要的是要自己生活的舒服。但我肯定的一点是,拥有明确目标的人内心一定是充实的,而心中怀有梦想的人是无比幸福的。
        我以前很少思考这个问题,不过确实有很多人跟我说过,“很羡慕你,特别明确的知道自己要干什么"。现在仔细想一想,我也是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有了比较明确的目标,虽然这近十年来目标的具体内容不尽全然相同,但总体方向一直相似,也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目标一直鞭促着我走到了现在。回想起那些完全没有目标的日子,其间确实充满了无数的彷徨与无助。高中时期像大部分人一样玩玩闹闹,同时也努力学习,但从来没有给自己定下明确要考什么大学,立志成为什么的目标。我只记得当时比较喜欢捣鼓一些电子类的元器件,对物理数学还比较感兴趣。大学选专业时,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,选择了生物专业。我一直认为,如果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话,我现在应该是一名优秀的芯片工程师。大学期间,学着自己不太感兴趣的专业,那种滋味是非常无趣而又令人感到疲惫的。打游戏当然是一种通用的让日子充满乐趣的方式,以至于我大部分时间都沉浸在游戏中。但游戏就像毒品一样,虽然在游戏中,每次的击杀以及推倒敌方基地都能带来极大的兴奋感受,但之后呢,每每看到身边的人充实的忙碌着,我也会感到些许失落。另一个给我枯燥的大学生活带来色彩的就是程序设计了,现在我仍然清晰的记得大一的时候抱着一本C语言教程在网吧里面输入一行一行代码的兴奋感。现在的我很庆幸很早就接触并喜欢上了程序设计,因为它现在成为了我工作上的一种助推剂。但在当时情境下,我每天花了大量的时间学习各种电路原理以及各种程序语言设计,但我又不知道我学习那些知识的目的,出发点仅仅是喜欢,因此我的内心又是非常矛盾的。我其实非常感谢王老师,是他把我把我带到了蛋白质研究的领域,并让我意识到计算机技术可以成为研究蛋白质科学的强大工具,终于可以算是学有所用了。
        从研究生开始的近十年来,心中至少有了努力的方向,其中充满艰辛,但也确实是充实的。想想也是有趣,这个过程中的每个阶段所定下的目标就是尽快的结束这个阶段,换种说法就是每一个开始就是为了尽快的结束,然后再奔向下一个起点。研究生第一年,我很坚定我要5年毕业,而且不会再继续从事现在的研究方向,因为我还比较明确我自己到底喜欢什么。五年之后,顺利毕业,在拿到博士毕业证和学位证的两天后飞到了美国,开始了博士后的研究生涯。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,在来到美国的第一天,我就告诉我自己,我只有三年的时间,三年之后我必须回到中国。这样一个目标我告诉了身边的大部分朋友,他们都很清楚我最渴望的就是能在三年之内回到中国,每次开玩笑似的谈起我最渴望做的事情时,他们都会说,“go back to China”,但这个目标背后的那些故事却无人知晓。后来事情渐渐转好,我也给我当初定下的那个三年目标稍稍放宽了些期限。我还是时常怀疑,是不是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,在来到美国整整三年的那一天,我准备好了第一篇论文。等论文正式发表了以后,我又有了新的目标,去西湖大学做PI。经过了三个月的准备和面试,终于顺利的拿到了心中所向往的大学的offer。我记得当时在收到offer的邮件时,我确实是跳了起来,我很难想起上一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如此的激动。
        我似乎已经尽到了我所应尽的许多责任,同时也达成了以前所定下的很多目标。在我的照片登上《纽约时报》时,我就很清楚,这可能已经时我人生的最颠峰时刻了。那么我的下一个目的地在什么地方呢?虽然像以前一样,我也给下一个重要的人生阶段设定了一个十年的期限,希望在十年之后能够探索些不一样的事情,但是这个目标总是显得有些模糊。这可能是对于独立的开展独立科研工作还没有充足的信心,未来的种种不确定性也让我时常忧虑。这种感觉让我常常想起第一天上学前班的情境,要离开父母的怀抱去一个新的环境独自闯荡的情境 。总之,前进的方向很是模糊。最近一段时间,常常感到疲惫,我尝试着分析原因是什么:是因为作息不规律?去年工作压力太大,神经衰弱?由于前段时间常常去星巴克,导致的咖啡因依赖?缺乏运动?我尝试着按照上面的种种原因去调节自己的生活,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。最近终于思考明白,原因是我没有失去了明确的努力方向,精神上疲惫了。
        我不敢奢求能够有什么梦想,但希望我的目标能够更加明确一些。我现在还在努力的探索与寻找,希望我能尽快看到那束光,然后坚定的朝着它走下去。

标签: 随想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