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,家中院子里有一棵不大的枣树,每年八月十五,就是打枣的时候。我们会在枣树下铺上用来包棉花的花包,用一根长长的竹竿,欢乐的打下成熟了的枣子。那些最大最红的,当然也会是最甜的,会被我留下来制作醉枣。我们当时不把它叫做醉枣,但我使劲的想,就是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了。我依然很清晰的记得装醉枣的小罐子,那个是从我姨姥姥家买东西时她给的。
今年中秋,我突然的很怀念那时的味道,我甚至分不清楚我是怀念醉枣的味道,还是那旧日时光的味道。所以我买了一些枣子,制作了一些醉枣,现在我每天都很期待,打开罐子的那一刻,会是什么样子的。
20210920_203747.jpg

标签: 随笔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