拖沓了好久,还是想着把这些温暖的瞬间记录下来。
出国在外四年,时光荏苒,爷爷奶奶变老了好多。爷爷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清东西,脑子还经常不太清醒,甚至在我回来的第一天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交流,我甚至没有办法告诉他一声,我回来了。
第二天,我们坐在院子里,我拿着蒲扇,给他煽着风,问他,我是谁,他慢慢说了一句,是小兴呗?我当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强忍着没有哭出来。文字有它的缺陷
,因为我无法描述出那每个字特有的语气。
20210607_173603.jpg

几天之后去了我大姨家,同样的,她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沟通,我也判断不出她到底认出我来没有。同样的,让我怀念的是她叫我名字时,那独有的,充满爱意的腔调。

在奶奶家吃饭时,趁他们不注意,抓拍了我奶奶喂我爷爷吃饭的场景。虽然我奶奶嘴上经常骂我爷爷,但真的是怕我爷爷受一点委屈啊。我奶奶就想让我爷爷吃好一下,虽然我认为老年人吃太多不好。
20210607_183636.jpg

希望他俩都健健康康的吧。

标签: 随笔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