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随想 下的文章

只希望自己不辜负学生们的信任,能让他们有所建树,这是我最大的心愿。
mmexport1631281497570.jpg

拖沓了好久,还是想着把这些温暖的瞬间记录下来。
出国在外四年,时光荏苒,爷爷奶奶变老了好多。爷爷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清东西,脑子还经常不太清醒,甚至在我回来的第一天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交流,我甚至没有办法告诉他一声,我回来了。
第二天,我们坐在院子里,我拿着蒲扇,给他煽着风,问他,我是谁,他慢慢说了一句,是小兴呗?我当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强忍着没有哭出来。文字有它的缺陷
,因为我无法描述出那每个字特有的语气。
20210607_173603.jpg

几天之后去了我大姨家,同样的,她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沟通,我也判断不出她到底认出我来没有。同样的,让我怀念的是她叫我名字时,那独有的,充满爱意的腔调。

在奶奶家吃饭时,趁他们不注意,抓拍了我奶奶喂我爷爷吃饭的场景。虽然我奶奶嘴上经常骂我爷爷,但真的是怕我爷爷受一点委屈啊。我奶奶就想让我爷爷吃好一下,虽然我认为老年人吃太多不好。
20210607_183636.jpg

希望他俩都健健康康的吧。

小时候,家中院子里有一棵不大的枣树,每年八月十五,就是打枣的时候。我们会在枣树下铺上用来包棉花的花包,用一根长长的竹竿,欢乐的打下成熟了的枣子。那些最大最红的,当然也会是最甜的,会被我留下来制作醉枣。我们当时不把它叫做醉枣,但我使劲的想,就是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了。我依然很清晰的记得装醉枣的小罐子,那个是从我姨姥姥家买东西时她给的。
今年中秋,我突然的很怀念那时的味道,我甚至分不清楚我是怀念醉枣的味道,还是那旧日时光的味道。所以我买了一些枣子,制作了一些醉枣,现在我每天都很期待,打开罐子的那一刻,会是什么样子的。
20210920_203747.jpg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刘令喝醉了,给我打了电话,他说了很多很多的话。他说我交不到很多朋友,他是我高中最好的朋友,其他那些看似是我朋友的人其实算不上我的朋友。他说他真心把我当他朋友,他整个家庭都为我感到骄傲。他又稍微“吹嘘”了一下他是如何朋友遍布五湖四海,并把我们都认识的几个人评价了一遍,谁“zhong”,谁“buzhong”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        目标不同于梦想,两者是那么的相似,但是细细品味下来又是那么的不同。目标更加具有现实性一些,而梦想相较于目标,多了一些浪漫的东西,甚至是一种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去实现的浪漫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