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是不是世界上最特殊的小竹子了啊?我怕他死掉,把他从西雅图带回到了上海,之后我还要带着他去山东和杭州。他应该是世界上旅行最多地方的小竹子了吧。我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背井离乡,是不是他都开始怀念西雅图了。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他,不让他离开我身边。不知道他是不是幸福的?
thumbnail_20210601_220600.jpg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刘令喝醉了,给我打了电话,他说了很多很多的话。他说我交不到很多朋友,他是我高中最好的朋友,其他那些看似是我朋友的人其实算不上我的朋友。他说他真心把我当他朋友,他整个家庭都为我感到骄傲。他又稍微“吹嘘”了一下他是如何朋友遍布五湖四海,并把我们都认识的几个人评价了一遍,谁“zhong”,谁“buzhong”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        目标不同于梦想,两者是那么的相似,但是细细品味下来又是那么的不同。目标更加具有现实性一些,而梦想相较于目标,多了一些浪漫的东西,甚至是一种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去实现的浪漫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